博客网 >

如果世上确有和平存在,那么这种和平并不是基于害怕战争,而是基于热爱和平。它不是行动上的限制,而是思想上的成熟。在这个意义上说,最渺小的作家可以为和平做出贡献,而最有力量的法庭却无能为力。

                                                                          ——《战争风云》作者前言

                                                                               转引自朱里安.班达

上午陪一个兄弟去逛街,中午回来,整个下午和晚上都在读《战争风云》。看完第一部《娜塔丽》已是午夜,新的一天在黑夜中已静静的到来。
在逝去的历史和他人的人生中沉溺的太久,脑子竟一时回不到现实,或者是现实跟不上我的脑子?总之昏昏沉沉,写不出什么了。
娜塔丽和拜伦的爱情无疑是第一部的主线,倔强独立的娜塔丽和浪漫勇敢的拜伦,一个成熟的女孩与一个天真的男孩,锡耶那的赛马,克拉科夫的逃亡,华沙的战火,战争的阴云,两个看来完全不可能在一起的人最终选择了彼此。这段爱情的前途?我不去想也不敢去想,早已不是年少轻狂的痴情男孩,早已知道爱并不总能赢得胜利,让作者继续营造他的故事,我就淡淡的作个看故事的人吧,不要陷的太深,生活已经有太多的无奈了。
沃克的写法明显继承了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充满了史诗感。尤其是书信体和文摘体的巧妙穿插,更给整部作品以宏伟的建筑感。
最成功的自然是华沙围城中的一段,勇敢与怯懦,责任与生命,让我想起了《拯救大兵瑞恩》想起了《辛德勒的名单》,想起了一个男人应该怎样去生活才能称其为男人。
虽然已经习惯了昆德拉和村上春树们的叙事方式,但不得不承认,曾经给过我最完美的阅读享受的仍是那些经典作家的作品,《悲惨世界》《基督山伯爵》《约翰克力斯多夫》《大卫柯波非而》《幻灭》《静静的顿河》《卡拉玛佐夫兄弟》《战争与和平》,虽然经典作家们对戏剧性的迷恋被现代主义者后现代主义者们斥为虚假,但是现实未必是真实,实然未必是应然,或许只在偶然与巧合中,在戏剧性的强烈冲突里,在特写镜头的放大与夸张里,人性的光辉与丑恶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展现,人生的真谛才能真正的打动我们的心。而昆德拉的中镜头的嘲讽和村上春树的近镜头的暗喻总是如雾里看花,更不要提博尔赫斯那远镜头加时空蒙太奇的解析了,不知所云。
或许我也已经在不知所云了,笔记本里莫扎特的jupiter听起来已经有些遥远有些模糊,真的该睡了。
曾经创造出莫扎特的维也纳怎么会创造出希特勒这样的畸人呢,沃克给出了很多种解释,但是历史如果可以被解释,也就不是真实的历史了吧。

<< 秋日寄友 / 在秋日的北京邂逅历史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洗心如镜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