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轻的阅读与重的阅读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入夜不久,天凉了,月色融融,风声温柔,是个约三两知己闲话古今的天气,可惜世事匆匆,独坐书房,便有了想写些什么的冲动。

没什么可写的,只是普通的一天,平淡如水。就让这水自然的流下来吧。

买到了第五期译林,译林是现在我唯一坚持购买的杂志,并不是它的内容有多么吸引人,也不是有什么开卷有益的内涵。只是它的选材大多来自三四年内西方新出版的小说,读来新鲜,现代而不费脑力,读它是一种休息,一种娱乐,除此无他。

喜欢看各种各样的杂志,喜欢大半本都是照片的旅游类,喜欢色彩缤纷氤氲着柔媚香气的时尚类,喜欢或大吹大捧或冷嘲热讽或故作高深的电影类,喜欢拿来翻上几页便扔到一边的文学类,各种各样的,或许并非完全因为他们的内容,只是喜欢阅读杂志的感觉,可以说是快感,它对我没什么苛求,不必正襟危坐,不必诚惶诚恐,可以歪在床上,听着音乐,泡杯立顿,胡思乱想,用余光来看,用脚趾头来想,这是快乐的阅读,是美丽的阅读,是阅读的轻。

也喜欢重的阅读,不是说内容多么沉重,而是书的形式本身给人沉重感,尤其是精装书。现在的精装书在硬封之外往往要加上一层光滑的塑封,好像给一个罗马的勇士披上一层裹尸布。我喜欢硬版书,往往不计成本买来,却首先把塑封扔掉,看着单一色调的硬封上写着烫金的书名,简洁而有力,说不出的干净。看的时候也是要半躺着,一手托着,一手扶着,不必音乐,也不会走神,很快便会进入忘我的读书之境。

家里有三套红楼梦,一套五本的是父亲八十年代买的人民文学本,小时候看的是这个版本,字大,很舒服。高中时,为了方便携带,便自己买了一部厚本平装的,放在书包里带着上学。近千页的书却只用两张薄薄的纸包着,即使从审美的角度讲也是不敢恭维的,所以虽然朝夕相伴,却始终颇是嫌弃它。后来上了大学,在一个书市上看到厚本精装的红楼,拆去外封,里面是藏青色硬封,只有三个黑色的字:红楼梦。爱不释手,便不顾所谓的性价比,所谓的边际效用,买了下来。从此便习惯了在睡前捧着这个厚重的大家伙读上一回,在一股淡淡的书香中睡去。

刚刚也是在捧着大家伙读着:金兰契互剖金兰语,风雨夕闷制风雨词。清风徐至,忽然兴起,便想写些关于阅读的话,关于轻的阅读,与重的阅读。其实阅读又何曾分什么轻重,只是写者的心的需要罢了。轻与重,都是我在生活中离不了的调味,烦恼了,加些轻,浮躁了,加些重,红尘滚滚,弱水茫茫,我独操小舟于其上,轻与重便是我的舵,是我的桨,我以书为轻重,何尝不以电影,不以音乐,不以幻想,不以整个世界为轻重,否则,何来平衡,何日才得彼岸——其实何来彼岸,人生不过是逆旅,不过是没有目的地的偷渡罢了,所以在这茫茫,在这无尽中,轻与重更显其重要了。

夜深了,轻也轻了,重也重了,睡了,在梦海中应是可以安稳的浮游一夜了吧。

 

<< 蒂姆伯顿的巧克力之梦 / 夜,聊起傅彪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洗心如镜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