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金庸笔下的太极拳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从小就崇拜金庸大师,近日学习杨氏太极,大师笔下对太极拳的描写不由浮现脑海,重温之下,竟然深感获益菲浅,无论理论,实战,均可看出大师对太极的深刻理解。


《倚天屠龙记》
这是大师对太极初创,初次传徒,初次与人交手的描写。
1.

张三丰和俞岱岩师徒相处日久,心意相通,听他这么说,已知其意,说道:“ 
岱岩,生死胜负,无足介怀,武当派的绝学却不可因此中断。我坐关十八月,得悟 
武学精要,一套太极拳和太极剑,此刻便传了你罢。” 
俞岱岩一呆,心想自己残废已久,那还能学什么拳法剑法?何况此时强敌已经 
入观,怎有余暇传习武功,只叫了声:“师父!”便说不下去了。 
张三丰淡淡一笑,说道:“我武当开派以来,行侠江湖,多行仁义之事,以大 
数而言,决不该自此而绝。我这套太极拳和太极剑,跟自来武学之道全然不同,讲 
究以静制动、后发制人。你师父年过百龄,纵使不遇强敌,又能有几年好活?所喜 
者能于垂暮之年,创制这套武功出来。远桥、莲舟、松溪、梨亭、声谷都不在身边, 
第三四代子弟之中,除青书外并无杰出人材,何况他也不在山上。岱岩,你身负传 
我生平绝艺的重任。武当派一日的荣辱,有何足道?只须这套太极拳能传至后代, 
我武当派大名必能垂之千古。”说到这里,神采飞扬,豪气弥增,竟似浑没将压境 
的强敌放在心上。 
俞岱岩唯唯答应,已明白师父要自己忍辱负重,以接传本派绝技为第一要义。 
张三丰缓缓站起身来,双手下垂,手背向外,手指微舒,两足分开平行,接着 
两臂慢慢提起至胸前,左臂半环,掌与面对成阴掌,右掌翻过成阳掌,说道:“这 
是太极拳的起手式。”跟着一招一式的演了下去,口中叫着招式的名称:揽雀尾、 
单鞭、提手上势、白鹤亮翅、搂膝拗步、手挥琵琶、进步搬拦锤、如封似闭、 
十字手、抱虎归山…… 
张无忌目不转睛的凝神观看,初时还道太师父故意将姿式演得特别缓慢,使俞 
岱岩可以看得清楚,但看到第七招“手挥琵琶”之时,只见他左掌阳、右掌阴,目 
光凝视左手手臂,双掌慢慢合拢,竟是凝重如山,却又轻灵似羽。张无忌突然之间 
省悟:“这是以慢打快、以静制动的上乘武学,想不到世间竟会有如此高明的功夫。” 
他武功本就极高,一经领会,越看越是入神,但见张三丰双手圆转,每一招都含着 
太极式的阴阳变化,精微奥妙,实是开辟了武学中从所未有的新天地。 
约莫一顿饭时分,张三丰使到上步高探马,上步揽雀尾,单鞭而合太极,神定 
气闲的站在当地,虽在重伤之后,但一套拳法练完,精神反见健旺。他双手抱了个 
太极式的圆圈,说道:“这套拳术的诀窍是‘虚灵顶劲、涵胸拔背、松腰垂臀、沉 
肩坠肘’十六个字,纯以意行,最忌用力。形神合一,是这路拳法的要旨。”当下 
细细的解释了一遍。 
俞岱岩一言不发的倾听,知道时势紧迫,无暇发问,虽然中间不明白之处极多, 
但只有硬生生的记住,倘若师父有甚不测,这些口诀招式总是由自己传了下去,日 
后再由聪明才智之士去推究其中精奥。张无忌所领略的可就多了,张三丰的每一句 
口诀、每一记招式,都令他有初闻大道、喜不自胜之感。 
张三丰见俞岱岩脸有迷惘之色,问道:“你懂了几成?”俞岱岩道:“弟子愚 
鲁,只懂得三四成,但招式和口诀都记住了。”张三丰道:“那也难为你了。倘若 
莲舟在此,当能懂得五成。唉,你五师弟悟性最高,可惜不幸早亡,我若有三年功 
夫,好好点拨于他,当可传我这门绝技。”张无忌听他提到自己父亲,心中不禁一 
酸。 
张三丰道:“这拳劲首要在似松非松,将展未展,劲断意不断……”

2.那阿三见张三丰居然遣这小道僮出战,对自己之轻蔑藐视可说已到了极处,但 
想我一拳先将这小道僮打死,激得老道心浮气粗,再和他动手,当更有制胜把握, 
当下也不多言,只说:“小孩儿,发招罢!” 
张无忌道:“我新学的这套拳术,乃我太师父张真人多年心血所创,叫作‘太 
极拳’。晚辈初学乍练,未必即能领悟拳法中的精要,三十招之内,恐怕不能将你 
击倒。但那是我学艺未精,并非这套拳术不行,这一节你须得明白。” 
阿三不怒反笑,转头向阿大、阿二道:“大哥、二哥,天下竟有这等狂妄的小 
子。”阿二纵声大笑。阿大却已瞧出这小道僮不是易于之辈,说道:“三弟,不可 
轻敌。” 
阿三踏上一步,呼的一拳,便往张无忌胸口打到,这一招神速如电,拳到中途, 
左手拳更加迅捷的抢上,后发先至,撞击张无忌面门,招术之诡异,实是罕见。 
张无忌自听张三丰演说“太极拳”之后,一个多时辰中,始终在默想这套拳术 
的拳理,眼见阿三左拳击到,当即使出太极拳中一招“揽雀尾”,右脚实,左脚虚, 
运起“挤”字诀,粘连粘随,右掌已搭住他左腕,横劲发出。阿三身不由主的向前 
一冲,跨出两步,方始站定。旁观众人见此情景,齐声惊噫。 
这一招“揽雀尾”,乃天地间自有太极拳以来首次和人过招动手。张无忌身具 
九阳神功,精擅乾坤大挪移之术,突然使出太极拳中的“粘”法,虽然所学还不到 
两个时辰,却已如毕生研习一般。阿三给他这么一挤,自己这一拳中千百斤的力气 
犹似打入了汪洋大海,无影无踪,无声无息,身子却被自己的拳力带得斜跌两步。 
他一惊之下,怒气填膺,快拳连攻,臂影晃动,便似有数十条手臂、数十个拳头同 
时击出一般。 
众人见这他这等狂风骤雨般的攻势,尽皆心惊:“无怪以空性大师这等高强的 
武功,也丧身于他手下。”除了赵敏携来的众人之外,无不为张无忌担心。 
张无忌有意要显扬武当派的威名,自己本身武功一概不用,招招都使张三丰所 
创太极拳的拳招,单鞭、提手上势,白鹤亮翅、搂膝拗步,待使到一招“手挥琵琶” 
时,右撩左收,刹时间悟到了太极拳旨中的精微奥妙之处,这一招使得犹如行云流 
水,潇洒无比。 
阿三只觉上盘各路已全处在他双掌的笼罩之下,无可闪避,无可抵御,只得运 
劲于背,硬接他这一掌,同时右拳猛挥,只盼两人各受一招,成个两败俱伤之局。 
不料张无忌双手一圈,如抱太极,一股雄浑无比的力道组成了一个旋涡,只带得他 
在原地急转七八下,如转陀螺,如旋纺锤,好容易使出“千斤坠”之力定住身形, 
却已满脸胀得通红,狼狈万分。 
明教群豪大声喝采。杨逍叫道:“武当派太极拳功夫如此神妙,真是令人大开 
眼界。”周颠笑道:“阿三老兄,我劝你改个名儿,叫做‘阿转’!”殷野王道: 
“多转几个圈儿也不算丢脸,古人不是说‘三十六着,转为上着’么?”说不得道: 
“当年梁山泊好汉中有个黑旋风,那旋风嘛,原是要转的!” 
阿三只气得脸色自红转青,怒吼一声,纵身扑上,左手或拳或掌,变幻莫测, 
右手却纯是手指的功夫,拿抓点戳、勾挖拂挑,五根手指如判官笔,如点穴橛,如 
刀如剑,如枪如戟,攻势凌厉之极。张无忌太极拳拳招未熟,登时手忙脚乱,应付 
不来,突然间嗤的一声,衣袖被撕下了一截,只得展开轻功,急奔躲让闪避,暂且 
避让这从未见过的五指功夫。阿三吆喝追赶,却那里及得上对手轻功的飘逸,接连 
十余抓,尽数落空。 
张无忌一面躲闪,心下转念:“我只逃不斗,岂不是输了?这太极拳我还不大 
会使,且以乾坤大挪移的功夫,跟他斗上一斗。”一个回身,双手摆一招太极拳中 
“野马分鬃”的架式,左手却已使出乾坤大挪移的手法。阿三右手一指戳向对方肩 
头,却不知如何被他一带,噗的一响,竟戳到了自己左手上臂,只痛得眼前金星直 
冒,一条左臂几乎提不起来。 
杨逍瞧出这不是太极拳功夫,却抢先叫道:“太极拳当真了得!” 
阿三又痛又怒,喝道:“这是妖法邪术,什么太极拳了?”刷刷刷连攻三指。 
张无忌纵身避开,眼见阿三又是长臂疾伸,双指戳到,他再使乾坤大挪移心法,一 
牵一引,托的一响,阿三的两根手指直插进了殿上一根大木柱之中,深至指根。众 
人又是吃惊,又是好笑。 
众人轰笑声中,俞岱岩厉声喝道:“且住!你这是少林派金刚指力?” 
张无忌纵身跃开,一听到“少林派金刚指力”七个字,立时想起,俞岱岩为少 
林派金刚指力所伤,二十年来,武当派上下都为此深怨少林,看来真凶却是眼前此 
人。 
只听阿三冷冷的道:“是金刚指力便怎样?谁教你硬充好汉,不肯说出屠龙刀 
的所在?这二十年残废的滋味可好受么?” 
俞岱岩厉声道:“多谢你今日言明真相,原来我一身残废,是你西域少林派下 
的毒手。只可惜……只可惜了我的好五弟。”说到最后一句,不禁哽咽。要知当年 
张翠山自刎而死,乃是为了俞岱岩伤于殷素素的银针之下、无颜以对师兄之故。其 
实俞岱岩中了银针之后,殷素素托龙门镖局运回武当,医治月余,自会痊愈,他四 
肢被人折断,实出于大力金刚指的毒手,倘若当日找到了这罪魁祸首,张翠山夫妇 
也不致惨死了。俞岱岩既悲师弟无辜丧命,又恨自己成为废人,满腔怨毒,眼中如 
要喷出火来。 
张无忌听了两人之言,立即明白了一切前因后果。他幼时曾听父亲说过,少林 
寺火工头陀偷学武艺,击死少林寺达摩堂首座苦智禅师,少林派中各高手大起争执, 
以致苦慧禅师远走西域,开创了西域少林一派,看来这人是当年苦慧的传人。 
果然听得张三丰道:“施主心肠忒也歹毒,我们可没想到当年苦慧禅师的传人 
之中,竟有施主这等人物。”阿三狞笑道:“苦慧是什么东西?” 
张三丰一听,恍然大悟。当年俞岱岩为大力金刚指所伤后,武当派遣人前往质 
问少林,少林派掌门方丈坚决不认,便疑心到西域少林一派,但多年打听,得知西 
域少林已然式微之极,所传弟子只精研佛学,不通武功,此刻听了阿三这句“苦慧 
是什么东西”,心知他若是西域少林传人,决无辱骂开派祖师之理,便朗声说道: 
“怪不得,怪不得!施主是火工头陀的传人,不但学了他的武功,也尽数传了他狠 
戾阴毒的性儿!那个空相什么的,是施主的师兄弟罢?” 
阿三道:“不错!他是我师弟,他可不叫空相,法名刚相。张真人,我‘金刚 
门’的般若金刚掌,跟你武当派的掌法比起来怎样?” 
俞岱岩厉声道:“远远不如!他头顶挨了我师一掌,早已脑浆迸裂。班门弄斧, 
死有余辜!” 
阿三大吼一声,扑将上来。张无忌一招太极拳“如封似闭”,将他挡住,说道: 
“阿三,拿‘黑玉断续膏’来!”说着伸出了右掌。 
阿三大吃一惊:“本门的续骨妙药秘密之极,连本门寻常子弟也不知其名,这 
小道僮却从何处听来?” 
他那知蝶谷医仙胡青牛的“医经”之中,有言说道,西域有一路外家功夫,疑 
是少林旁支,手法极其怪异,断人肢骨,无药可治,仅其本门秘药“黑玉断续膏” 
可救,然此膏如何配制,却其方不传。张无忌想到此节,顺口说了出来,本来也只 
试他一试,待见他脸色陡变,即知所料无误,朗声说道:“拿来!”他想起了父母 
之死,以及俞殷两位师伯叔的惨遭荼毒,恨不得立时置之于死地,实不愿跟他多说 
一句。 
阿三适才和他交手,虽然吃了一点小亏,但见自己的大力金刚指使将出来之时, 
他只有躲闪逃避,并无还手之力,只须留神他古里古怪的牵引手法,斗下去可操必 
胜,当下踏上一步,喝道:“小家伙,你跪下来磕三个响头,那就饶你,否则这姓 
俞的便是榜样。” 
张无忌决意要取他的“黑玉断续膏”,然而如何对付他的金刚指,一时却无善 
策,乾坤大挪移之法虽可伤他,却不能逼得他取出药来,正自沉吟,张三丰道:“ 
孩子,你过来!”张无忌道:“是!太师父。”走到他身前。 
张三丰道:“用意不用力,太极圆转,无使断绝。当得机得势,令对手其根自 
断。一招一式,务须节节贯串,如长江大河,滔滔不绝。”他适才见张无忌临敌使 
招,已颇得太极三昧,只是他原来武功太强,拳招中棱角分明,未能体会太极拳那 
“圆转不断”之意。 
张无忌武功已高,关键处一点便透,听了张三丰这几句话,登时便有领悟,心 
中虚想着那太极图圆转不断、阴阳变化之意。 
阿三冷笑道:“临阵学武,未免迟了罢?”张无忌双眉上扬,说道:“刚来得 
及,正好叫阁下试招。”说着转过身来,右手圆转向前,朝阿三面门挥去,正是太 
极拳中一招“高探马”。阿三右手五指并拢,成刀形斩落,张无忌“双风贯耳”, 
连消带打,双手成圆形击出,这一下变招,果然体会了太师父所教“圆转不断”四 
字的精义,随即左圈右圈,一个圆圈跟着一个圆圈,大圈、小圈、平圈、立圈、正 
圈、斜圈,一个个太极圆圈发出,登时便套得阿三跌跌撞撞,身不由主的立足不稳, 
犹如中酒昏迷。 
突然之间,阿三五指猛力戳出,张无忌使出一招“云手”,左手高,右手低, 
一个圆圈已将他手臂套住,九阳神功的刚劲使出,喀喇一声,阿三的右臂上下臂骨 
齐断。这九阳神功的刚劲好不厉害,阿三一条手臂的臂骨立时断成了六七截,骨骼 
碎裂,不成模样。以这份劲力而论,却远非以柔劲为主的太极拳所及。 
张无忌恨他歹毒,“云手”使出时连绵不断,有如白云行空,一个圆圈未完, 
第二个圆圈已生,又是喀喇一声,阿三的左臂亦断,跟着喀喀喀几声,他左腿右腿 
也被一一绞断。张无忌生平和人动手,从未下过如此辣手,但此人是害死父母、害 
苦三师伯、六师叔的大凶手,若非要着落在他身上取到“黑玉断续膏”,早已取了 
他性命。 


《飞狐外传》

与倚天相比,本书中大师对太极进行了系统的描写,有理论,有实践,完全可以拿去太极培训班里做教材了,本文中提到的乱环诀,阴阳诀都是实际存在的,是杨氏太极九诀的组成部分,为宗师杨班侯所传,身为赵氏太极传人的赵半山是否得知,就难以考证了。

赵半山心中对胡斐大是感激,脸上却不动声色,对陈禹淡淡道:“陈爷,你为了学乱 
环诀和阴阳诀,伤了两条人命,其实大可不必这么费事。这两篇歌诀,在太极门中也算不 
得是什么了不起的不传之秘,赵某不才,倒还记得。你说过要向赵某讨教,今日就传了于 
你,也自不妨。”众人一呆,均想:“他已难逃你的掌握,却来说反话。” 
却听赵半山又道:“我先说乱环诀与你,好好记下了。”于是朗声念道:“乱环术法 
最难通,上下随合妙无穷。陷敌深入乱环内,四两能拨千斤动。手脚齐进竖找横,掌中乱 
环落不空。欲知环中法何在,发落点对即成功。” 
这八句一念,孙刚峰和陈禹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原来这八句诗不像诗、歌不像歌 
的话,正是太极门中的“乱环诀”。陈禹幼时也依稀听父亲说起过,只是全然不懂其中奥 
妙,万想不到赵半山真能原原本本地念给自己听。他把心一横,生死置之度外,道:“其 
中含义,还请赵三爷指点。”赵半山道:“本门太极功夫,出手招招成环。所谓乱环,便 
是说拳招虽有定型,变化却存乎其人。手法虽均成环,却有高低、进退、出入、攻守之别 
。圈有大圈、小圈、平圈、立圈、斜圈、正圈、有形圈及无形圈之分。临敌之际,须得以 
大克小、以斜克正、以无形克有形,每一招发出,均须暗蓄环劲。”他一面说,一面比划 
各项圈环的形状,又道:“我以环形之力,推得敌人进我无形圈内,那时欲其左则左,欲 
其右则右。然后以四两微力,拨动敌方千斤。务须以我竖力,击敌横侧。太极拳胜负之数 
,在于找对发点,击准落点。”他所说的拳理明白浅显,人人能解,但其中实是含有至理 
。厅上众人均是武学好手,听他口中讲述,手脚比拟,无不出神。要知能听到这样一位武 
学名家讲述拳理精义,实是一生之中可遇而不可求的良机。 
赵半山说的是太极拳秘诀,初时王氏兄弟、商老太、马行空、殷仲翔等还只存着观摩 
与切磋之心,但后来听他越说越是透彻,许多自幼积在心中的疑难,师父解说不出、自己 
苦思不明,却凭他三言两语,登时豁然而通。赵半山解毕“乱环诀”,说道:“口诀只是 
几句话,这斜圈无形圈使得对不对,发点与落点准不准,可是毕生的功力。你懂了么?” 
陈禹盼望这“乱环诀”盼了一生,此时听得明白,懂得透彻,知道只要再加十余年苦练, 
凭此一诀,便可成武学大师,不由得满心欢喜,又问:“请问赵爷那阴阳诀又是如何?” 
赵半山道:“阴阳诀也是八句歌,你记好了。”陈禹听得出神,就似当年听父亲传授武功 
一般,随口应道:“是,孩儿用心记着。”待得一言出口,这才惊觉,不由得满脸通红, 
但众人都在倾听赵半山讲武,谁也没留意他说些什么,却无一个失笑。只听赵半山朗声念 
道:“太极阴阳少人修,吞吐开合问刚柔。正隅收放任君走,动静变里何须愁?生克二法 
随着用,闪进全在动中求。轻重虚实怎的是?重里现轻勿稍留。”这口诀陈禹却从没听见 
过,但他此时全无怀疑,用心记忆。只见赵半山拉开架式,比着拳路,说道:“万物都分 
阴阳。拳法中的阴阳包含正反、软硬、刚柔、伸屈、上下、左右、前后等等。伸是阳,屈 
是阴;上是阳,下是阴。散手以吞法为先,用刚劲进击,如蛇吸食;合手以吐法为先,用 
柔劲陷入,似牛吐草。均须冷、急、快、脆。至于正,那是四个正面,隅是四角。临敌之 
际,务须以我之正冲敌之隅。倘若正对正,那便冲撞,便是以硬力拚硬力。若是年幼力弱 
,功力不及对手,定然吃亏。”胡斐一直在凝神听他讲解拳理,听到此处,心中一凛:“ 
难道这句话是说给我听的么?是说我与王剑英以力拚力的错处么?”却见赵半山一眼不望 
自己,手脚不停,口中也丝毫不停:“若是以角冲角,拳法上叫作:‘轻对轻,全落空’ 
。必须以我之重,击敌之轻;以我之轻,避敌之重。再说到‘闪进’二字,当闪避敌方进 
击之时,也须同时反攻,这是守中有攻;而自己攻击之时,也须同时闪避敌方进招,这是 
攻中有守,此所谓‘逢闪必进,逢进必闪’。拳诀中言道:‘何谓打?何谓顾?打即顾, 
顾即打,发手便是。何谓闪?何谓进?进即闪,闪即进,不必远求。’若是攻守有别,那 
便不是上乘的武功。”这番话只将胡斐听得犹似大梦初醒,心道:“若是我早知此理,适 
才与王氏兄弟比武,未必就输。”心中对赵半山钦佩到了极处。赵半山又道:“武功中的 
劲力千变万化,但大别只有三般劲,即轻、重、空。用重不如用轻,用轻不如用空。拳诀 
言道:‘双重行不通,单重倒成功’。双重是力与力争,我欲去,你欲来,结果是大力制 
小力。单重却是以我小力,击敌无力之处,那便能一发成功。要使得敌人的大力处处落空 
,我内力虽小,却能胜敌,这才算是武学高手。” 
只见他出手比划,许多拳法竟是胡斐刚才与王剑英对掌时所用。他详加解释,这一招 
如何可使敌招用空,这一招如何方始见功。胡斐听到此处,方始大悟:“原来赵三爷费了 
这么大的力气,却是在指点我的武功。” 
要知陈禹是叛门犯上的奸徒,赵半山怎能授他太极秘法?只是他见胡斐拳招极尽奇妙 
,临敌之际却是凭着一己的聪明生变,拳理的根本尚未明白,想是未遇明师指点。武林之 
中规矩极多,若是别门别派的弟子,纵使他虚心请益求教,也未便率尔指教,否则极易惹 
起他本门师长的不快,许多纠纷祸患,常由此而起。他实不知胡斐无师自通,只凭了祖传 
的一部拳经,自行习练而成,眼见他良材美质,未加雕琢,甚是可惜,料想他师长未明武 
学至理,因此借着陈禹请问乱环诀与阴阳诀的机会,将武学的基本道理好好解说一通,每 
一句话都是切中胡斐拳法中的弊端,说得上是倾囊以授。他知胡斐聪明过人,必能体会, 
至于王剑英、马行空等人虽也听到了,但这些人年纪已大,纵明其理,也未必能再下苦功 
,练到这步田地。经此一番指点,胡斐日后始得成为一代武学高手,只是如此传授功诀, 
在武林中也可说是别开生面了。赵半山讲解已毕,向陈禹道:“我说的可对么?”陈禹道 
:“承蒙指点,茅塞顿开。早知如此,在下也不必向孙吕二人苦苦哀求了。”赵半山冷然 
道:“是啊,早知如此,那也不必害死两条人命了。”陈禹一惊,只觉一道凉意从背脊上 
直透下去,心想:“他好端端传我拳诀,怎地又提此事?”向王氏兄弟、殷仲翔等人一望 
,但见各人脸上均现迷惘之色。赵半山道:“陈爷,这两个拳诀我是传于你了,如何使用 
,只怕你还领会不到,来,咱们来推推手。”那推手是太极同门练武的一种寻常手法,陈 
禹心中虽存疑惧,却也不便相拒,说道:“赵三爷,在下技艺平常,你多包涵着点儿。” 
赵半山铁青着脸道:“太极北宗第一高手吕希贤都死在阁下掌底,怎说得上技艺平常?看 
招吧!”一招“手挥琵琶”,向他击去。陈禹一惊,忙以“如封似闭”守住正中,但数招 
之间,拳路已全受敌人之制。两人使的太极拳虽有南北之分,拳路其实大同小异,可是功 
力深浅有别,又拆数招,陈禹的双掌似乎全给赵半山粘住了。 
直到此时,孙刚峰心头一块大石方始落地,只听赵半山问道:“孙兄,你说吕希贤是 
给他用‘云手’累死的?”孙刚峰忙道:“是啊。我见到吕师弟的尸首,显是筋骨脱力。 
”陈禹越斗越惊,说道:“赵三爷,在下不是你的对手,咱们罢手啦。”赵半山道:“好 
,你再接我一招。”左手带着他的右手,转了一个大圈,一股极强的螺旋力带动他左手, 
正是太极云手。这云手连绵不断,一圈过后,又是一圈,当日陈禹害死吕希贤,使的正是 
这一路手法。陈禹想到吕希贤死时的惨状,想到他连声哀告而自己却绝不松劲,想到他连 
最后一分力气也给自己逼了出来,不由得汗如雨下。 
赵半山见他脸上现出惊惧至极之色,心肠一软,实感不忍,劲力一松,粘力卸去,温 
言道:“大丈夫一身作事一身当,既行恶事,自有恶果。你好好想一想吧。”他生性仁善 
,虽知陈禹死有应得,却不愿见他如吕希贤一般惨受折磨而死。他转过身子,负手背后, 
仰天叹道:“一个人所以学武,若不能卫国御侮,也当行侠仗义,济危扶困。若是以武济 
恶,那是远不如作个寻常农夫,种田过活了。”这几句其实也是说给胡斐听的,生怕他日 
后为聪明所误,走入歧途。他一生之中,从未见过胡斐这等美质,心中对之爱极,自忖此 
事一了,随即西归回疆,日后未必再能与之相见,因此传授上乘武学之后,复谆谆相诫, 
劝其勉力学好。 
胡斐如何不懂他言中之意,大声喝道:“姓陈的,一个人做了恶事,就算旁人不问, 
也不如自尽了的好,免得玷污了祖宗的英名。”他这几句其实是答复赵半山的。赵半山极 
是喜慰,转头望着他,神色甚是嘉许。胡斐眼中却满是感激之情。正当一老一少惺惺相惜 
、心情互通之际,陈禹见赵半山后心门户大开,全无防备,自己与他相距不到二尺,心想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运劲右臂,奋起全身之力,一招“进步搬拦捶”,往赵半山 
背心击去。 
陈禹这一拳,乃是他毕生功力之所聚,自知这一招若不能制敌于死命,自己就无活命 
之机,当真是拳去如风,势若迅雷。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瞬之间,赵半山身子一弓,正是 
太极拳中“白鹤亮翅”的前半招,陈禹这一拳的劲力登时落空。赵半山腰间一扭,使出“ 
揽雀尾”的前半招,转过身来,双掌缓缓推出,用的是太极拳中的“按”劲。他以半招化 
解敌势,第二个半招已立即反攻,只两个半招,陈禹全身已在他掌力笼罩之下。太极拳乃 
是极寻常的拳术,武学之土人人识得。众人见赵半山一守一攻都只使了半招,就能随心所 
欲,的是名家手段,非同凡俗,无不大为叹服。 
此时陈禹咬紧牙关,拚着生平所学,与赵半山相抗,初一接招,只觉对方力道也不甚 
强,于是手上加劲。但发力一增,立觉对方反击的力道也相应大增,一惊之下,急忙松劲 
,对方的反力居然也即松了,然而要脱出他牵引之力,却也不能。胡斐默默想着赵半山适 
才所授的“乱环诀”与“阴阳诀”,凝神观看二人过招,印证赵半山所说的拳诀要义。但 
见陈禹发拳推掌,劲力虽强,可是只要给赵半山一拨一带,掌势的方位登时变了,那正是 
“乱环诀”中所谓“陷敌深入乱环内,四两能拨千斤动”的应用。他瞧了一会,笑道:“ 
陈老兄,你已经深陷赵三爷的乱环之内了,我瞧你今日要归位。”陈禹全神贯注地应付敌 
招,胡斐这几句话完全没有听见。又拆数招,胡斐瞧出陈禹拳招中露出破绽,叫道:“赵 
伯伯,他左肋空虚,何不击他?”赵半山笑道:“正是!”拳随声至,攻向他的左肋。陈 
禹急忙闪避。胡斐又道:“攻他右肩。”赵半山道:“好!”一掌向他右肩拍去。 
陈禹沉肩反掌架开。赵半山笑问道:“下一招怎地?”胡斐道:“踢他腰间。”赵半 
山左掌一带,陈禹拿劲稳住身子,赵半山果然飞脚踢他腰间。胡斐连叫数下,每一招都说 
的头头是道。赵半山赞道:“小兄弟,你说的大有道理。”胡斐突然叫道:“拍他背心。 
”这时赵半山正与陈禹相对,心中一怔:“这一招可叫得不对了,我与敌人正面相持,怎 
能攻他背心?”但微一迟疑,立时省悟:“原来这孩子是出了个难题给我做。”当下身子 
半斜,右掌向外拖引,陈禹也即斜身应招。赵半山左掌再向右一带,陈禹的身子又斜了几 
分,背心算是卖给了人家。赵半山轻轻一掌拍出,正击他的背脊。这一掌只要去得稍快, 
力道略强,陈禹已自毙命,他大骇之下,急忙转身,脸上惨无人色。赵半山回头笑道:“ 
对不对啊?”胡斐大拇指一翘,赞道:“好极了!”陈禹死里逃生,但究是名家弟子,虽 
是惊魂未定,却已见到可乘之机,只见赵半山回身与胡斐说话,下盘空虚,心想:“我急 
攻两招,瞧来就能逃命。”飞腿“转身蹬脚”,猛向赵半山踢去,见他侧身一退,大喝一 
声,一招“手挥琵琶”,斜击敌人左肩。他这两招连环而出,势如狂风骤雨,用意不在伤 
敌,只求赵半山再退一步,他就能夺门而逃,自恃年轻力壮,腿长脚快,赵半山身子肥胖 
,拳术虽高,说到跑路,总胜不了自己。赵半山见他起腿,便已猜到他的用意,待他“手 
挥琵琶”一招打到,竟不后退,踏上一步,也是一招“手挥琵琶”。这一招以力碰力,招 
数相同而处于逆势,原是太极拳中的大忌,与他适才所说“双重行不通”的拳理截然相反 
,即令是高手逢着低手,也是非败不可。旁观众人倒有半数轻轻“噫”的一声。陈禹反掌 
一探,已抓着赵半山的手腕,就势一带,将他庞大的身躯举了起来,随即甩了出去。孙刚 
峰与吕小妹齐声大叫:“啊哟!”胡斐却笑着叫道:“妙极,妙极!”赵半山身在半空, 
心中暗叹:“无怪北宗太极盛极中衰。孙刚峰枉为一派掌门,却不及一个小小孩子,竟然 
瞧不出我此招的妙用。”跟着一阵喜欢:“这孩子领悟了我指点的拳理情义,立即能够变 
通,当真难得。” 
陈禹将敌人抓起,心中又惊又喜,这一下成功,却是他始料所不及,用力一甩之下, 
满拟就算不能伤敌,也可全身而出商家堡了。哪知举臂一挥,赵半山手掌一翻,反而将他 
手腕拿住,这一甩竟没将他摔出。 
陈禹一惊,左掌随即向上挥击,赵半山居高临下,右击按落。拍的一声,双掌相交, 
两只手掌就似用极黏的胶水粘住了。陈禹左掌前伸,赵半山右掌便后缩,陈禹若是回夺, 
他便跟进,一个胖胖的身躯,却仍是双足离地,被陈禹举在半空。按照常理,一人身子临 
空,失了凭借,那已是处于必败之地,但赵半山知己知彼,料定对方功力与自己相差太远 
,是以故行险着,要将平生所悟到最精奥的拳理,指点给胡斐知晓,要叫他临敌时不可拘 
泥一格,用正为根基,用奇为变着,免得如王剑英、王剑杰兄弟一般,胶柱鼓瑟,不懂“ 
出奇制胜”的道理。他左手与陈禹右手相接,右手与他左手相接,不论陈禹如何狂甩猛摔 
,始终不能使他有一足着地。 
赵半山身子肥胖,二百来斤的份量压在对方双臂之上。初时陈禹尚不觉得怎样,时刻 
稍久,但觉膀子上的压力越来越重,就似举了一块二百多斤的大石练功一般。若真是极重 
的一块大石,也就罢了,但赵半山人在空中,双足自由,不绝寻瑕抵隙,踢他头脸与双目 
。 
陈禹又支持片刻,已是额头见汗,猛地一个箭步,纵向柱边,挥手运力,想将敌人的 
身子往柱子上挥去。但赵半山岂能着了他的道儿,右足早出,撑在柱上。先前他身子在半 
空,压在陈禹膀上的只能是自身重量,要加上一两一钱的力道也是绝不能够,此时足上借 
了柱子之力,登时一股强力,如泰山压顶般盖将下来。陈禹双臂格格作响,如欲断折,暗 
叫:“不妙!”急忙跃开。这时他全身大汗淋漓,渐渐湿透衣衫,不论使地堂拳着地打滚 
,或是纵横跳跃,赵半山总是身在半空,将自身重量压在他的身上。 
胡斐见赵半山的武功如此神妙,不禁又是惊奇,又是喜欢,见他下盘凭虚,全然借敌 
人之力反击。只见陈禹身上汗水一滴滴地落在地下,就像是在一场倾盆大雨下淋了半天一 
般。不多一会,满地都是水渍。 
胡斐还道他是出尽全力,疲累过甚。马行空、王剑英等行家,却知陈禹每流一滴汗水 
,功力便消耗一分,待得汗水流无可流,那便是油尽灯枯、毙命之时了。 
陈禹自己也何尝不知,只觉得全身酸软,胸口空洞洞地难受之极,猛地想起:“我使 
云手累死吕希贤之时,他身上所受、心中所感,定与我此时一般无疑。这叫做自作自受, 
眼前报应。”一想到性命难逃,不禁害怕之极,刚勇之气一衰,再无半分力道与对手相抗 
,突然间双膝跪下,叫道:“赵三爷饶命!”

<< 夜,聊起傅彪 / 妹妹出发了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洗心如镜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