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我的诺曼第自序-唐师曾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2003年11月严冬到来之前,我和大吉普“和平鸭”号蹒跚翻过喜马拉雅山回到中国,“唐僧取经”还有孙悟空,猪八戒,沙僧,白龙马四位保驾,“唐师曾取经”全靠大吉普和四个米其林轮胎。一个人狼狈不堪重蹈唐僧覆辙,回到北京才发现我所热爱的工作,家庭同时崩盘……老唐的近视眼装下过整个世界,怎么就容不下这半粒沙子?
海湾战争落下的“再生障碍性贫血”加上“重度抑郁”使我蓬头垢面,就像火山爆发失去家园的大猩猩。精神抑郁让我感情激烈,任幼强编辑不得不把我送进北大医院。CCTV的海啸,小崔进而担心我这个海湾战争的漏网之鱼危害社会,破坏首都来之不易的安定团结,连夜会同“实话实说”王师傅把我押往边陲云南。
昆明云大医院一直沿用德国的综合疗法,强劲的洋药之后还有阴柔的心理治疗。受德国人栽培的徐医生是小崔好友,他说大凡生活紧张,工作玩命又良知犹存的好人,很容易形成各种疾病。陪我住院的小崔也说抑郁症患者都是天才,像打碎自己脑壳的海明威和川端康成……如果小崔没骗我,那我这个“重度抑郁”就一定是“重量级天才”。
为我治疗的徐医生引用《兄弟连》的临终讲演:“你们英勇骄傲的为祖国而战,彼此扶助,紧密相连,是不平凡的一群。你们共同使用散兵坑,在关键时刻彼此扶持,经历死亡,接受磨难。这种情谊只存在于战斗中,在兄弟之间。我很骄傲能与你们共同服役。你们有权享受永远快乐的和平生活!”
老道的徐医生强迫我脱离业已习惯的生活圈子,永别巴格达,尽情投入最热衷的娱乐项目。拱猪,搓麻都非吾辈擅长。小崔喜欢看电影,由此制造出“电影传奇”;我战争积习难改,转而重读利德尔.哈特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邱吉尔的经验告诉我们:每个人都可能在生活中失去一些热爱的东西,可即使输的一无所有,也能在另一个时空上重新开始——诺曼第登陆,一旦你把手指松开,你才能够拥有一切。
躺在鲜花盛开的云大病房,自忖风风雨雨苟且至今,既然单人独车毫发未损,就一定有一只上帝之手在暗中安排我的多舛人生。海明威《永别了,武器》说:“世界毁灭了每个人,就在那些被毁灭的地方,却出现很多强者。”
2004年6月6日,我在诺曼第滩头与女王,小布什,普京,希拉克,施罗德们有个约会。按罗伯特.卡帕的说法,“诺曼第是一帮基督徒和犹太人穿过海峡,重回欧洲。”
60年前,卡帕在这里浴血拍照。60年后,他的信徒——我,替他准时赴约。所有反法西斯同盟国的最高领袖站成一排,在我的CANON镜头中默立,致哀,我在诺曼第滩头替卡帕,给他们合影。
《我的诺曼第》是我献给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一朵小花,黑色花心是射入胸膛的7.62mm弹头,红色花瓣是子弹穿过皮肉迸开的鲜血。以此缅怀“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的无名英雄。
1992年10月25日,我在北非阿拉曼第一次见到这种小花。当时英国首相博杰正把一捧这样的小花献给来自各地的战争寡妇。这种名叫阿尔卑斯罂粟的小红花原产于阿尔卑斯高山,以后移植平地,迅速开遍漫山遍野。只是他们生性奇特,尽管生命力强,可一摘下来就立即枯萎,就像战场上昙花一现的年轻士兵,由此成为盎格鲁-撒克逊人缅怀无名战士的特殊祭品——“对世界,你只是一个大兵。对母亲,你是整个世界。”
由于海湾战争核辐射,我的白血球,血小板不足常人的一半;抗抑郁的瑞美隆,塞乐特又把我弄的荣辱不知,废话连篇,自言自语……欢迎相交流的朋友来提意见,病鸭子的信箱是
capa@sohu.com——我用这个信箱颇有些欺世盗名,充其量我不过是卡帕留在人间的传声筒。
卡帕是诺曼第登陆最出风头的摄影记者,1954年在越南踩上土地雷还不忘最后一次按下快门。他发明了他自己,也制造了我老唐。
1979年我在北大图书馆第一次看到卡帕,那是TIME_LIFE出版的一套40卷画册World War II,他老兄匈牙利出生,德国上学,法国谋生,西班牙内战出名,北非跳伞,诺曼第登陆,在巴黎和英格丽.褒曼恋爱,加入美国籍,在日本上班,在越南被地雷炸死……尸首埋在纽约阿玛沃克的教友派公墓。像蚂蚁一样工作,像蝴蝶一样生活。说到卡帕我总变得絮絮叨叨,我今生的一切都与他老兄息息相关。我迫不及待地想和更多人分享卡帕的美丽人生,海南出版社《卡帕传》,中国摄影出版社《世界的眼睛》等都是我写的序。现在广西师大出版社又让我给卡帕的自传《失焦》(slightly out of focus)写书评,我觉得这本好书应该译成“焦点不实”或“跑了焦点”。
2004年是诺曼第登陆的60周年,也是卡帕牺牲50周年。为了纪念真正的国际主义战士,巴黎2004年6月6日-12月31日,为卡帕举办了简朴的摄影展,名字叫“已知的,和未知的”参观者必须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排两个小时长队,才能花5欧元一睹卡帕的英姿。
穿过半座巴黎城,我必恭必敬站在卡帕面前,发现人生即使一无所成,也能让自己活得自然有趣。灰尘掉进入眼变成眼屎,赐给蚌壳就成了珍珠。凝视卡帕诡谲的微笑,我突然恍然大悟——追求自然,保持本色,才是我们梦寐以求的美好人生。
“我们都是虫,可我是只萤火虫。-we are all worms ,but i'm a glowworm。”

<< 修改后的妇女权益保障法解读 / 当岁月改变了你我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洗心如镜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